乌鲁木齐晚报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A07版 文化
·『载瞻载止——新疆考古百年』特展开展
·钩沉新疆历史 守护文脉薪火
·分类信息
 
上一期 2023年11月20日  下一期
文章搜索 
2023年11月20日 星期一 第A07版 文化

钩沉新疆历史 守护文脉薪火
——新疆考古百年特展将璀璨文化讲给你听
  

报全媒体记者陈彦仿 王畅彤
  11月18日,“载瞻载止——新疆考古百年”特展在新疆美术馆开幕,我们漫步于展厅,跨越时空看新疆考古人钩沉新疆历史,守护文脉薪火……
  触摸远古历史根系
  走进“载瞻载止——新疆考古百年”特展,旧石器时代遗址出土的文物将观众的思绪引向悠远的历史。
  “2016年,我们发掘吉木乃通天洞遗址,填补了新疆地区旧石器考古发现的空白,对了解新疆地区四万多年以来古人类演化发展过程、确立区域文化发展的编年框架有重要意义。”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教授水涛说,吉木乃通天洞遗址出土器物和动物骨骼化石2000余件。灰烬堆积及数量众多的石制品与动物化石,暗示着通天洞应该是古人类的生活居住之所。测年显示遗址旧石器文化层年代为距今约4.5万年。
  在展览中,还展出了在新疆尼勒克吉仁台沟口青铜时代遗址发现的骨质冰鞋,以及中国国内发现年代最早、保存最完整的木质车轮资料图片。它们是2022年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联合国家文物局考古研究中心,对尼勒克县吉仁台沟口遗址高台遗存进行考古发掘时发现的,也是首次对外展出。
  骨质冰鞋是国内首次发现,木质车轮则是国内迄今为止发现年代最早、数量最多、保存最完整的实物,填补了国内早期车辆发现的空白,为研究青铜时代欧亚草原丝绸之路,尤其是新疆地区在3000多年前与欧亚草原东部的文化交流提供了更充分的证据。
  近年来,新疆考古新成果出现“井喷”,水涛说:“新疆是丝绸之路的重要区段,在新疆的考古发现中,文化的多样和融合非常突出,充分体现了各民族的交往交流交融,是中华文化多元一体特征的生动写照。”
  感受古人艺术审美
  “载瞻载止——新疆考古百年”特展通过考古实证勾勒出新疆作为中华文化一体多元重要组成部分的历史画面。
  小河墓地深处罗布泊西南荒漠,是夏商时期塔里木盆地独具特色的青铜时代文化遗存,年代距今约3400-4000年。2002-2005年对该墓地实施全面发掘,发掘墓葬167座,采集30多具保存完好的古尸标本及数以千计的珍贵文物。
  在展品中,可以看到小河墓地的船形木棺。小河墓地的船棺是将两根较粗大的胡杨树主干加工成相对的弧形木条,近似于一个“括号”,并将其作为木棺的侧板,然后用十多块长短不一的小木板拼接成木棺的盖板。
  同时,这里还展出了小河墓地出土的毛织腰衣、毡帽、短靴等文物,从这些服饰可以看出那时人们的穿衣潮流,从中也能看出,当时的人类已经可以将羊毛品质进行分类,使用在服饰制作中。
  在展品中,有一顶毡帽非常漂亮,色彩艳丽,高帽圆顶,羊毛材质看上去细腻又柔软,帽身装饰有红色线绳,帽子一侧插有漂亮的羽毛,下端还缝制有系结的毛绳。这种配色放在今日也是非常时尚。
  此外,在展览中,有一块汉代织锦残片——“长乐明光锦”。它出土于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若羌楼兰故城城郊孤台墓地,图案以动物纹样为主体,“长乐明光”四字寄寓吉祥之意,疏密有致,色彩富丽。
  据了解,汉晋时期的丝织物是楼兰地区文化艺术遗存中极为重要的一类。中原丝绸何时进入楼兰,目前尚无确切答案,从考古发现来看,丝绸之路开通后,中原的丝织物就源源不断地输入到楼兰地区,在楼兰发现的丝织品已成为研究两汉至魏晋时代丝绸艺术的重要资料。
  领略探索未知魅力
  火焰山南麓、木头沟河三角洲地带,吐鲁番高昌故城静默地屹立在苍茫的沙海间。故城以北约5公里处,就是2021年“百年百大考古发现”之一的阿斯塔那古墓群,现存的墓葬有500余座。
  “载瞻载止——新疆考古百年”特展就展出有阿斯塔那古墓群出土的一件特殊的泥俑。该泥俑通高18.2厘米,据考证其年代为唐麟德二年(公元665年)。之所以特殊,是因为其“歪头杀”的造型,一经展出就引起了观众的热议。
  据了解,阿斯塔那古墓群位于高昌北郊的戈壁荒滩上,是古时陆路丝绸之路的重地。它距离吐鲁番约40千米,埋葬着众多古代高昌王国的官民。阿斯塔那古墓群屡次遭到被盗取的命运,但它现有的出土文物依然带给世人震撼,如自然因素造就的大量干尸、神秘的伏羲女娲图等。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的考古工作者在这里先后进行了多次发掘,出土文物有数万件,其中包括丝绸织品、壁画、陶器、木器、钱币、墓俑、墓表、墓志等,尤为难得的是这里还出土了2700多件各种古代文书。
  展现大国宏伟气象
  在“载瞻载止——新疆考古百年”特展中,众多文物生动展现了各个时代的大国气象。
  玉奇喀特古城位于塔里木盆地北缘、今天的新疆新和县境内,是南疆最大的古城遗址之一。1953年,考古工作者从玉奇喀特古城发掘出一枚印章卧羊纽,这就是著名的汉归义羌长印。它是国家一级文物,收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在特展中,就展出有汉归义羌长印的复制件,“归义”在秦汉时期特指边疆少数民族归顺于中原王朝的管辖,归义羌长是汉代中央政府给予归附的羌人首领的一种封号。“汉归义羌长印”应该是汉朝颁发给新疆南部地区古代羌族首领的印章。
  在中国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长期历史演进中,新疆各族人民同全国各族人民一道,共同开拓了中国的辽阔疆土,共同缔造了多元一体的中华民族大家庭。
  “考古的技术手段不断丰富,历史的脉络愈发清晰,越来越多人,特别是年轻人关注到文物考古工作,特别是本次特展的举办,让我们文博人振奋。”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原所长伊弟利斯·阿不都热苏勒从1972年起从事新疆考古工作,他说,一个个考古现场仿佛如“时间胶囊”一般,既提供立于文献之外的历史讯息,还能给予另一种观察中国的视角,促使我们思考自身文明的价值、思考中国考古之于世界文明的意义。